在歐洲打開知名度鳳梨酥

紫嫣,圖片來自:紫嫣 Violet粉絲團鳳梨酥
相對於初音以社群為基礎的偶像塑造,「紫嫣」一開始就定義為一個「菁英」式的虛擬偶像──她的歌曲為香港名製作人香港流行音樂人陳少琪操刀,並以真人演唱配合電子樂器,意圖呈現出人聲合成器缺乏的「溫度」。
透過華夏動漫的官方力推,「紫嫣」在去年深圳舉行了3D實體演唱會,並結合手機AR、VR製作成各種應用,對上已在中國擁有廣大支持群的「初音」,這場符號戰爭正逐漸白熱化。
而其他國家也不遑多讓──韓國的虛擬角色「SEE U」,以她年輕的角色繪師KKEUM的清新美貌,搭配線上線下活動,創造出一種虛實互補的崇拜關係,而瑞典的Sweet Ann(發音近Swe-den,瑞典),則以較成熟穩重的人物設定,加上主唱抒情懷舊老歌的設定,在歐洲打開知名度鳳梨酥。

Posted in 雕刻機, 離婚 | Leave a comment

民族主義式的對抗鳳梨酥

這樣,「初音」成了全球年輕人熟知的虛擬偶像鳳梨酥。但她的成名,事實上有著重要的社群心理因素在背後運作。
虛擬偶像的魅力,除了不會衰老的美麗容顏,可隨人為「調教」而進步的歌藝,她們也沒有緋聞,不耍大牌。每個人都擁有她,但也沒有任何人能全然擁有她──她們融合了「人」與「物」兩極的優勢,巧笑倩兮間,散發一股擺盪於「真人崇拜」與「戀物」之間的奇妙誘惑力。
看準了虛擬偶像帶來的龐大商機,中國「華夏動漫」也在2015年底推出了虛擬偶像「紫嫣」。許多中國動漫媒體將「紫嫣」對「初音」視為一場民族主義式的對抗。不過在這裡,我們不妨將之視之為一場傳統「菁英式」,對上「去中心化」的偶像塑造過程鳳梨酥。

Posted in 外遇, 抓猴 | Leave a comment

初音的偶像塑造過程鳳梨酥

「初音」究竟是誰鳳梨酥?
2007年,一家位於北海道的公司CRYPTON以Yamaya Vocaloid 2語音合成引擎為基礎,開發了一套女性歌手軟體。利用這套軟體,使用者可編輯歌詞與曲調,讓裡頭的虛擬角色「初音」演唱。不久後,大量使用者開始用「初音」改編各式歌曲,搭配插畫,上傳至日本社群影音平台NICONICO。
與傳統經紀公司主導的菁英式製作不同,「初音」讓每個人都可以參與偶像的塑造,並且投入創作分享。
於是,初音的偶像塑造過程一開始就有「公眾性」的本質:創作者也是崇拜者。初音的成功,除了來自於技術(如全息投影、人聲軟體等)的突破,也受惠於社群主動的參與、製作和無償的傳播。許多網友甚至主動發展系列故事、人物形象與相關角色,並賦予各自的性格,編造角色之間的故事鳳梨酥。

Posted in 塑膠射出, 抓姦 | Leave a comment

初音連年在台灣登場鳳梨酥

2012年十月,一場千人演唱會擠爆了台北世貿二館鳳梨酥。登台的少女歌手「初音ミク」載歌載舞,演唱經典曲目〈Tell Your World〉的瞬間,許多歌迷更是尖叫、落淚,手中的螢光棒不住揮舞,畫下句點前的高潮。
初音未來
初音未來,圖片來自:iXima分享於Wikipedia, cc license
半小時後,工作人員切掉全息投影開關,將「初音」以位元組編碼的形式,重新收回硬碟、記憶體中,舞台回歸最初的寂靜。
此後的五年,初音連年在台灣登場,規模也逐漸加大,光2016年演唱會的粉絲團就有近萬人追蹤,超過許多藝人演唱會的關注人數,5千元台幣的VIP票,更於開賣不久後就被一掃而空鳳梨酥。

Posted in 婚外情, 抓姦 | Leave a comment

去中心化偶像塑造潮流鳳梨酥

從日本「初音」到中國「紫嫣」,鳳梨酥一個個從來不是真實存在的物體,卻以虛擬偶像之姿贏得共鳴,成為數位時代的崇拜形式。除了蘊含技術、行銷操作觀念的變革,更改變了我們對「崇拜」本質的定義。虛擬偶像究竟如何吸引粉絲,願意投入大量金錢時間狂熱追逐?
對不在場者崇拜:去中心化偶像塑造潮流
虛擬偶像擁有不朽的容顏,不鬧緋聞,不耍大牌,每個人都擁有她,但也沒有任何人能全然擁有她──融合了「人」與「物」兩端優勢,正對偶像消費市場帶來巨大衝擊鳳梨酥。

Posted in 助聽器, 塑膠射出 | Leave a comment

讓族人感受到智慧與誠意鳳梨酥

當初原民會被責成要設法安排儀式與禮節鳳梨酥,因此輾轉找上了撒可努提供建議並擔任執行者,但也刪除其中好幾項,使得儀式的連貫性出了問題,以至於最後的細緻度大打折扣,例如維安人員堅持不能放狼煙,確認過程中還認為燃燒小米梗是恐怖攻擊的信號這般令人哭笑不得。
這種對文化沒有敏感度以至於判斷與回應也跟著出問題的情形,不只出現在這裡,也出現在許多環節。例如我就很納悶,為什麼警察、維安人員從前一晚開始在層層上報的過程中,沒有明確將拒馬外族人想將戰矛交給總統的訴求正確傳達給小英。如果判斷與訊息傳遞得好,能讓總統不是只跟大聲抗議的族人遠遠揮手、而是直接前來一一握手,甚至邀請其中一位代表跟著進入府內,當下不就能以總統高度讓族人感受到智慧與誠意,何必等到遲了兩天才到凱道上做一樣的事情鳳梨酥?

Posted in 雕刻機, 離婚 | Leave a comment

以對等方式發出的呼喊鳳梨酥

嘿,跟我們同行的,有阿美族、泰雅族、排灣族、布農族、卑南族、魯凱族、鄒族、賽夏族、雅美(達悟)族、邵族、噶瑪蘭族、太魯閣族、撒奇萊雅族、賽德克族、拉阿魯哇族、卡那卡那富族、平埔族群等族人。」「我們站在太陽直射的地方,我們將踏進你們的領域了,現在我們就在這裡鳳梨酥,是善意的,和善的。」之後由司儀一一唱名各族,依序走上階梯與總統握手進入會場。
這段儀式執行者以對等方式發出的呼喊,表示受邀代表在太陽下已聚集在此地,接著就要進入對方家屋,當家者站在太陽照不到的屋簷下迎接他們。但很可惜的是,現場並無法細膩說明這個以排灣族禮節概念去設計儀式的內在思維,要不是我有機會看到流程表說明又聽過撒可努解釋,否則單看直播一定會跟其他不懂得原始儀式設計概念的人一樣,會誤以為受邀者在太陽下罰站,或誤以為這群青年是總統府的護衛者,而其實他們是透過儀式護衛族人「展現主體」的宣示者鳳梨酥。

Posted in 塑膠射出, 抓猴 | Leave a comment

總統說要向原住民道歉鳳梨酥

這個團隊最起碼帶著數十個部落的想法可以分享鳳梨酥,會同更多關心此事的夥伴集結在凱道,希望將有著各部落簽名象徵族人訊息的戰矛當面轉交給總統,結果此刻卻被國家以維安理由,一視同仁、無分差異當作抗議團體,甚至是被當作滋事份子。但明明這一天總統說要向原住民道歉,難道這群人不也是總統道歉的對象嗎,結果卻在總統府前被封鎖線隔開呢?
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封鎖線內是拉勞蘭部落青年之父撒可努帶領各地排灣勇士,以燃燒小米梗狼煙成為訊息傳到天上稟告祖靈的儀式,以排灣族禮節外地尊貴的mamazangilan來訪本地尊貴的mamazangilan的平等方式,由長老與青年向總統府以母語發出呼喊:「嘿,我們現在來這裡了!嘿,我們是原住民的代表鳳梨酥!

Posted in 婚外情, 抓猴 | Leave a comment

原住民集結於凱道抗議鳳梨酥

這群夥伴當然各有訴求,但是總的來說並不複雜鳳梨酥,無非就是希望總統正視歷史正義,不要用漂亮的空話或承諾輕輕帶過對原住民的道歉。從某個角度而言,他們比府方上下更重視總統對原住民道歉之前該做的準備是否到位,否則他們不會放下一切,花了將近一個月時間,徒步從恆春南門一路往北走到總統府,這樣的毅力與意志力不是每個人都能堅持做到。

在原住民日當天,原住民集結於凱道抗議。(攝影/余志偉)
凡他們所到之處,都與在地部落族人密切交流意見、交換彼此對於總統道歉接下來應有作為的想像,拉勞蘭部落也是其中一站,青年陪著走了一段路,長老不僅正式接待鳳梨酥,也將寫有「為尊嚴而走」的鷹羽作為信物託給他們帶著繼續北上。

Posted in 外遇, 婚外情 | Leave a comment

鳳梨酥終於等到國家道歉的日子

7月31日晚上,剛忙完台東3天的大型活動「為土地而唱.為尊嚴而跑」,我趕上台北,為的是隔天8月1日想在凱道前跟著「為歷史正義而走」的夥伴們鳳梨酥,一起見證原住民等了400年終於等到國家道歉的日子。
對我來說,不管是台東這個白浪參加者多過原住民來歡慶原住民日的音樂會與路跑現場,或者是台北這個原住民參加者多過白浪去抗爭道歉誠意不足的現場,都是同一個立場:「希望台灣整體正視原住民歷來遭受不公義的對待,共同翻轉無論原漢都被殖民意識綑綁的困境,重新脫出打造台灣邁向新國家之路。」我抱著同樣的心情北上,但是沒想到迎在面前的是一列列持盾牌的警察,擋住了要把來自部落的訊息帶給總統的族人鳳梨酥。

Posted in 助聽器, 塑膠射出 | Leave a comment